阿斐☆

【陽始】戀之心

@夕✿ゆう 的生日賀文!對不起我遲到了(掩面)
是陽始!陽始!陽始!很重要所以說三次!不可接受者請左轉離開
其實標題根本跟內容無關orz
沒有文筆可言,閱讀前請三思!
5000+注意/
以上皆可接受者請往下吧,陽始邪教不入嗎(?



葉月陽有個藏在心中的秘密。

一個無法向任何人說出口,也無法表達的秘密。

不知從何開始,自己的目光都焦距在某個人的身上無法離開,每當看見那人時,總是會多出不曾對他人有過的情感。

是崇拜?不、並不是。

是嚮往?不、也不是。

是期望?但那又是在期望什麼?

葉月陽問過自己許多次,對那個人究竟是什麼樣的感情,反覆的設想多種的可能,情商不低的他,在最後得出了連自己都不敢相信的答案。

是「愛意」。

剛釐清這份情感的他,呆滯的望著前方,臉上滿是焦躁與懊惱,因為他從沒想過,自己喜歡上的對象,竟會是那個人。

那個威風凜凜、受人尊敬,具有王者風範。外表看似冷漠嚴肅,私下卻寵愛後輩與溺愛動物,做事認真負責的前輩。

是的,答案呼之欲出。

葉月陽喜歡的人,正是被譽為黑國王的six gravity隊長,睦月始。

「騙人的吧……」他暗自的自言自語,微微顫抖的聲音可聽出他略微慌張的語氣。

但,喜歡上了也沒辦法。儘管平時看似輕浮的他,在自己的感情問題上也還是會認真去面對。

……不論對象是誰,不論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麼。

他喜歡上的,並不是一般的女孩子,也不是什麼能隨便告知他人的對象。

他戀上的,是那個與他同為男人,那個人氣滿澎的睦月始啊。

要是被知道了,或許會就此結束自己的演藝生涯,也可能使現在安穩的生活分崩離析。

所以他什麼都不能做,只能默默壓抑著自己的情感,靜靜在背後支持著他所喜歡的人……

當然,若是能這麼順利就好了。

----------------------------------------------------------------

意外源自於某一天的晚上。

那天晚上,月野寮中的12人,難得齊聚在公共空間裡,結束了一天工作的他們,享受著夜晚中的悠閒時光。

當然,也有不悠閒的時候。

「喔喔喔!是新輸囉!!終於輪到你接受懲罰了!!!」

「新,乖乖接受懲罰吧你。」

「新桑~來抽一張吧!」

熱鬧的氣氛充斥著整個共有房間,12人各自坐在沙發或地板上,進行著所謂的懲罰遊戲。

「嘛~輸了也沒辦法,但pink頭你好吵,等等你輸了絕對不會放過你喔。」卯月新從一堆折起的紙中抽出其中一張,目光卻盯著因自己受懲罰而心情愉悅的戀身上。

「什……又只針對我!快點看你抽中了什麼啦!!」

聞言,新將手上的紙打開,上面寫著一段話:「請模仿現在電視中的戲劇橋段。」

「電視中的戲劇橋段?這是誰寫的懲罰啊?」

眾人全部望向電視上的節目,螢幕上所顯示出的,是他們都十分熟悉的人。

「現在在播的不是始桑演的電視劇嗎!?」

「新要演始桑嗎!」

「喔呀喔呀,新要演始的角色嗎,可要好好加油喔!」

眾人此起彼落的歡呼聲使氣氛從頭到尾都未曾冷卻過。

「演出始桑的演技,正是更邁向始桑的一步!」身為眾人焦點的新毫不猶豫的站了起來,充滿志氣的說著並開始模仿電視上正在播的橋段。

雖說全部人的目光都在卯月新的身上,但其中卻有一個人微微偏過頭,看著電視上持續播出的劇情。

葉月陽看著電視中的人,也就是睦月始,一言不發。

那是一部愛情連續劇,戲中的始所演繹的是男主角,精湛的演技無庸置疑,到位的神情已不知是第幾次奪走葉月陽的目光,而現在那個當事人,也存在於與他相同的空間裡,和大家一同進行著遊戲。

看著劇中的始與女主角的互動,陽有些吃味。

「……陽、陽?你有在聽嗎?」稍有失神的他,被坐在旁邊的長月夜叫喚後才回神。

「怎麼了嗎?」夜問道。

「啊、嗯,不,沒什麼。」

「啊~難道說,陽你被我帥氣的演技迷到了嗎。」剛剛還站在大家面前的卯月新此時已經坐回剛剛的位置,一如既往面無表情的調侃葉月陽。

「蛤!?那怎麼可能,被始桑的演技迷住還有可能,你就算了吧!」

「始的演技!是最棒的喔!!任何人看了都會被深深迷住的!!!」某家隊長大聲高喊著,還趁機貼上離自己不遠的睦月始。

「隼,坐回去。」

「隼,給我回來坐好。」動作迅速的文月海立即將人給拉了回來。

「嘛~嘛,那我們就繼續下去吧!下一輪下一輪!」

遊戲繼續下去,但若未停止,總會有人有踢到鐵板的時候。

「喔~剛好最後一局,終於輪到你了啊,陽。」

「嘖,你少在那邊得意,到底是誰輸的比較多啊。」

「勝負可跟場數無關,重要的是你抽到了什麼喔,陽~來吧!抽一張吧!剩下最後兩張籤給你選!」

霜月隼充滿興致的拿著籤,攤在葉月陽面前。

「籤在你手上絕對不會有好事!給我放下!」

「欸~陽好過分,我才不會動什麼手腳呢,上面的懲罰全是大家各自寫的喔?」

確實,上面所有的籤都是12個人一起想出來的,應該不會有什麼太過火的才對……

但是,有不好的預感。

葉月陽這樣想著,遲疑間擇一抽了一張並打開。

看到內容時,他的腦袋霎時停止了運作。

「是否有喜歡的人呢?想在一起那種,請如實已報」

紙上字字分明的寫著這幾個字。

「喔呀~這是誰寫的問題呢,來吧,陽!來回答問題吧!」

「陽桑有想在一起的人嗎!」

「陽!快說,有沒有。」

11雙眼睛直盯著葉月陽,眼中充滿著好奇與期待。

好了,這下該怎麼辦呢。

陽自問。

要如實已報?還是撒謊蒙混過去?

不、不行,若是沒有誠實回答的話不就證明自己只是個會退縮的膽小鬼了嗎,明明其他人都認命接受懲罰了自己應該也要老實點,但……。

內心萬分掙扎著,但迫於情急,又沒有猶豫的時間,最後的葉月陽只能無奈的嘆口氣並開口。

「……有。」

單音節的回應,使周遭瞬間歸於寧靜。

「欸?」

「咦?」

「嗯?」

「欸欸欸欸欸 ── ── !?」

驚叫聲從中爆出,響徹了整個房間。

「這是真的嗎!?陽!!」

真的。

「是一般的女孩子嗎!?」

不是,是不一般的男人。

「我們認識嗎!」

豈止認識,人就在你們身旁。

「能告訴我們嗎!」

當然不可能啊,笨蛋。

尋求八卦的問題此起彼落,陽想著再繼續待下去遲早會被揭穿吧。

「啊啊啊吵死了 ──  !是真的!遊戲結束了吧!那我要回房間了!」葉月陽起身準備離開。

「欸 ── 可是 ── ……」

「沒有可是!問題只有問有沒有而已!並沒有規定要說對象!」語畢,便往房間走去,離開了共有房間。

然而當葉月陽離開時,並沒有注意到周遭微小的變化。

-------------------------------------------------------

遊戲結束後,眾人皆一哄而散,彷彿什麼事都沒發生,互道晚安後便各自回房休息。

「始……始?」

「……」

「始!」

「啊……嗯,怎麼了嗎?」自葉月陽走出門後睦月始便坐在原位陷入呆滯中,直至坐在一旁的彌生春叫喚才恢復。

「沒什麼,只是看你呆住了而已,是累了嗎?還是……」

「不,我沒事……可能有點累了吧,先回房休息了。」

「啊啊,早點睡吧,晚安。」

「嗯,晚安。」

-------------------------------------------------------------------

距離向眾人告知有心上人的一星期後,葉月陽立刻就得知了不太對勁的事,但指的不是當初的所有人,對象只鎖定在其中一人身上,而那人,便是自己戀上的人,睦月始。

「始這星期的工作效率不太好。」

這是身為睦月始的搭檔兼摯友,彌生春所告知的事。

他有些煩惱的向當時正無聊在看時尚雜誌的葉月陽說著一星期來始的異常,但不論怎麼問當事者,卻總是被糊弄過去得不到解答。這樣的睦月始,大概是他們認識了這麼久,第一次發生的狀況。

今日的葉月陽是難得的off日,得到了一天休假的他,直到日上三竿之時才徹底清醒,起床後,他便坐在公共房間裡的沙發上,開始為今天的休息日做些規劃。

本來應該是這樣的。

原本清靜的共有房間,隨著門被打開的聲響而有了不同的變化。葉月陽隨著聲音的方向望去,看見了意想不到的人。

「……始桑!?」

來者帶著惺忪的睡眼與略顯凌亂的髮,一副剛睡醒的樣子,使他心跳貌似漏了一拍。

「……陽?」

或許是今天開口說的第一句話,睦月始的聲音有些沙啞,而在他喚出自己的名字時,葉月陽注意到對方似是有逃避自己的眼神。

……糟糕,始桑該不會對偶像有戀愛對象這件事感到不滿吧……

「始桑今天也是off嗎,所以才睡到現在?」

「……」

然而睦月始並沒有回應葉月陽。

「那個……始~桑~」

「啊啊……今天月城桑把我的工作調開了,所以休息。」

「是嗎……」思索了一下,葉月陽突然想起彌生春跟自己提及的事。

乾脆趁現在問一問……?但始桑會告訴我嗎……

猶豫間,他下定了決心,反正問了頂多被拒絕,並沒有多大的損失。

「聽說始桑最近的狀況不太好,有發生什麼事嗎?」

「!?」

聽見葉月陽問了有關自己的問題,睦月始的肩膀顫了一下,雖不明顯,但還是被看的一清二楚。

「始桑?」

「沒什麼,沒事的,不用太在意。」

逃避般的眼睛看向別處,睦月始不再看著葉月陽。

……不對勁,春桑!始桑真的不對勁,肯定是有事的吧,而且還刻意回避我的眼睛!

「始桑的樣子看起來不像沒事喔,有什麼是不能跟我說的嗎?」

像是故意般,葉月陽走近了睦月始,
雙眼直勾勾地盯著他看。

「……並沒有發生什麼。」

……沒有發生什麼那為什麼又要往後退呢,始桑……那肯定是騙人的吧。

「真的嗎?始桑沒有在騙我嗎?我可是非常擔心始桑的喔?」

「……」

「有什麼事可以跟我說喔,能幫助始桑的話我會盡力去做的。」

而且我也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

葉月陽暗自想著,卻看見睦月始沉默的低著頭。

好一陣子,才隱約聽見一點聲音。

「你喜歡……」

「嗯?」

「你喜歡的人,是誰?」

……啊?

「那天玩遊戲時,你說你有喜歡的人。」

睦月始抬起頭,正眼看著葉月陽。

「那個人、是誰。」

……

好了,這下該怎麼回答呢,被本人問了這樣的問題,這下子想藏也藏不住了吧。

立場互換,換成葉月陽一言不發的被睦月始盯著看。

「……」

「不能說的話,那就算了,當我沒問吧。」

看著對方一臉不願回答的樣子,睦月始眼神暗了暗,轉過身去準備離開。

!?

看著對方轉身往前走去,葉月陽情急之下立刻抓住對方的手。

「陽?」

「……始桑想知道嗎?」

「欸?」

事以至此,葉月陽也放棄掙扎,儘管有可能會被對方厭惡,但本人現在就在自己面前,在周遭無人的情況下,還是想將這份心情悄悄地傳遞給對方。

「始桑想知道嗎?我喜歡的人是誰。」將對方的手抓的更緊,他更加靠近睦月始。

「欸……等、陽!?太近……」

「我喜歡你喔,始桑。」

原以為絕不會說出口的話語,現在卻完完整整的告訴了對方,帶著覺悟的葉月陽低下頭,等著對方甩開自己的手拒絕自己。

然而,這樣的等待卻沒有來臨。

感到疑惑的他,才剛抬起頭,便愣住了。

眼前的睦月始,並不如以往般冷漠的神情,而是帶著不可置信的表情,原本白皙的臉龐此時逐漸染上淡紅色。姣好的唇微張,呆愣的樣子令葉月陽即便在這種情況下,也不禁感嘆對方好看的容貌令自己看的難以轉開視線。

……不,現在並不是感嘆的時候……

始桑該不會……不、不會吧,不可能的吧、但是……

葉月陽看著眼前的人,實在無法推翻自己的假設。

「那個……始桑……」

「!!!不准看!」

「等……!始……始桑!?別……!」

睦月始滿臉通紅的想用手遮擋住葉月陽的臉並順勢推開對方,但卻因手被抓住而無法如願,慌亂之中重心不穩,兩人向一旁倒去。

「始桑!危險!!」

將人攬入自己懷裡,護住對方的頭,葉月陽就抱著睦月始摔入柔軟的沙發中。

雖感到些許痛感,但因摔向的不是地板而是沙發,而減緩了許多衝擊力。

「始桑!」

確認自己似乎是沒受什麼傷後,葉月陽趕緊看向懷裡的人,擔心對方有任何的閃失。

「沒事吧!?有沒有受傷!」

見黑紫髮的人搖搖頭,陽才放心下來。

但不到一會兒,便發現稍有不對勁。

現在的樣子,在一般人看來就像是兩人躺在沙發上,葉月陽緊抱著睦月始,而睦月始始依偎在葉月陽胸前,彼此之間曖昧不已。

「那……那個,始桑……」

「……你是說真的嗎。」

「欸?」

睦月始的臉上帶著紅暈,卻又認真的看著他。

「說喜歡我。」

熟悉的認真眼神帶著一絲不確定,令葉月陽心頭一緊,但事到如今也得徹底坦白了。

「是認真的啊,始桑,一直一直都喜歡著,即便懷疑過很多次,但最後還是無法違背自己的感情呢。」

堅定的態度使睦月始頓時不知所措起來,只能緊緊捉住對方的衣擺。

看著懷中人這樣的反應,葉月陽內心也有了個底,這下子,只要真正確定答案就……

「始桑,那你呢?」

紅髮之人反問時,刻意將對方抱的更緊,為的是徹底明白對方的任何反應。

果不其然,又是一個輕顫。

「始桑如果不喜歡我的話就直接推開我吧,如果真的很討厭,揍我也沒問題,但請千萬別打臉,會被追究的。」

半開玩笑的說著,明明有了一半的把握卻還是怕被拒絕,葉月陽靜靜等待著對方的回應。

「……喜歡。」

「嗯?聽不到喔,始桑。」

「……我喜歡你」

「聽不見喔,請再大聲一點。」

明明已經聽得一清二楚了,但卻還是忍不住想逗弄的心,葉月陽第一次覺得原來這麼微風堂堂的黑國王能夠如此可愛。

「……你!是故意的吧!」睦月始不滿的瞪著對方,但此時的他卻紅著臉,平時的殺傷力在當下消失的無影無蹤。

「始桑難得的告白當然要聽得仔細一點啊,現在的我真的徹底被你攻陷了呢,所以稍微滿足一下我的私欲吧?」

葉月陽勾起嘴角,溫柔的微笑令睦月始再度淪陷,他咬了咬牙,湊近對方的臉,蜻蜓點水般的吻落在柔軟的唇上。

「這……這樣可以了吧!不要太得寸進尺!!」

看來,有人的羞恥度已經到臨界點了。

看著已經快要惱羞成怒的睦月始,葉月陽滿足的放開對方,並坐起身。

「嘛~難得的休息日也獲得了來自始桑的告白與吻,也不能再有要求了呢,但是還有一件事要問問始桑才行。」

看著眼前的人,他認真的開口:

「我喜歡你,和我交往吧,始桑。」

這次並沒有再開任何的玩笑,而是充滿誠意的再次向對方告白。

「……好。」

睦月始點了點頭,除了害羞,可能還包含著無法言語的安心感。

風和日麗的午後,兩人在共有的獨立空間內,終於心意相通。

「嗯~天氣這麼好,也是難得的休假日,始桑,我們出門吧!!」葉月陽伸了個懶腰站起身,提議道。

「要去哪?」

「嗯?那當然是去……」

迅速牽起對方的手順勢拉起,他堆滿笑容的往門的方向走去,不忘握緊睦月始的手一起。

「約、會、囉。」

門「喀嚓」的一聲被關上,房間內回歸靜謐,陽光溫暖的灑落在室內,彷彿任何人都沒有進來過似的,但隱約的,卻又殘存著些許甜蜜的氣息。

今日的午後時光,或許會是個特別的回憶吧,至少對剛成為情侶的兩人來說,是甜美又青澀的記憶。
                                                                                

戀之心  完
                                                                                
                

夕夕再次祝妳生日快樂~真的要被你推下坑了#
大家,陽始教真的不入嗎,入了不會後悔的!
我本來是吃年長X始的不過莫名其妙就被推坑了(???
總之希望能有同好來搭訕,評論什麼的也大歡迎~我會很感動的QQ

【春始】交會的道路

閱讀前溫馨小提醒

*夢見草paro
*以春始在偶像世界是情侶為前提
*畫面跳轉很快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大約5000字左右
*文筆大約在幼稚園等級可能要麻煩大家忍耐了XDD
*要看前請三思!!!
*以上看完了嗎?看完就可以往下囉

01.

彌生春在尋找一個人。

一個他從未見過卻隱約感到熟悉的人。

說要尋找或許自大了點,因為他並不知道對方的名字,也不曉得他的聲音,只僅僅記得他的樣貌。

在前一段日子裡,他彷彿去了一個新的地方,在那裡,並沒有紛爭,也不需要與敵人廝殺,是一個充滿和平的世界。

當時的他錯愕的環視周遭,發現自己身上的衣服並不是原本他所穿的大和服裝,而是毫無保護作用又輕盈的衣物,腰間上也少了那把用來保護自己的配刀。

在那裡,他待了大約一週的時間,在少之又少的資訊底下,得知了自己在這個世界也叫做「彌生春」,而身分貌似是一個名叫「偶像」的職業。

歌手、粉絲、工作……這些都是他原本的世界所不存在的,即便真的有了所謂的工作,也與現在所處的地方大不相同,對他而言,工作便是巡視、揮劍、砍殺,並不是什麼唱歌跳舞的活動。

當他再次敞開喉嚨歌唱時,才意識到自己已經不知道多久沒有唱出輕快愉悅的歌曲了,大多數他所唱的,皆是悲傷沉重的曲子。

那才是屬於他自己的世界所該有的曲調,符合那即將消失的世界。

在當時所處的房間裡,他找到了一樣東西。那是他當初在蒐集資料時所瞥見的,一張用相框所保護起來的照片。

他疑惑的將它從桌上拿起,看見照片上有十二個人。然而他有記憶的只有其中的十個。

自己、戀、驅、新、葵以及其他新選組的夥伴他都認得,但唯獨對黑髮與白髮的青年他毫無印象。

他的視線落在照片裡站在自己身旁的黑髮青年,莫名的熟悉感令他感到好奇。彌生春努力的翻找自己的記憶,卻找不到與黑髮青年相關的存在。

他是誰?與大家是什麼關係?為什麼……

站在他旁邊的自己,笑起來如此幸福……

他默默記下黑髮青年的樣貌,並將相框放回了桌上,繼續打量著周遭的環境,稍微觀察一下,他便曉得這個房間是屬於這個世界的、自己的房間。

只是令他疑惑的是,在這個不算大的空間裡,理應來說是個單人房,但他發現不論是床上的枕頭,浴室裡的洗漱用品亦或是日常生活用品,皆是兩人份的……

這代表除了他自己,還有一個人與他共處在這個房內。

再次將注意力移至照片上,他試著去推測那個人會是誰。

最初可排除的大概就是有了搭檔的年少及年中的孩子們,剩下的只剩自己和海,還有就是那不知從何而來的兩個人。

白髮青年的手緊緊勾著海的手臂,比起另外三個人,顯得更加活潑一點,而照片中的海則滿臉無奈的笑著讓對方抓著並沒有拒絕。

思索了下,既然兩人的關係看起來如此要好,那剩下的那個人……

''……''

彌生春陷入一陣沉默。

會是他嗎?與自己同在這個房間的人,如果是的話兩個人又是什麼關係……?

躊躇了很久,彌生春承認了。

他想知道他是誰,想要認識他,想與對方說上話。即便一開始毫不在意,但現在的他卻對這個人興致濃厚,若有機會,他想和他面對面交談。

這樣的心情,直到他回到自己原本的世界為止,未曾消失過。

靜靜的看著眼前的景色,身為武士的彌生春正坐在櫻花樹下休息,感受著微風輕輕吹拂的涼意。

這是第幾天了?自從少了坂本所帶領的櫻花眾,消失在這個世界上時。

彌生春自己也搞不懂狀況,只記得等他再次回到這裡時,一切都已經告一段落了。

雖說依舊還有些叛亂份子從中竄起,但比起當初徹底擾亂大和國秩序的櫻花眾來說已經是少之又少的數量,他們需拔刀的次數也逐漸減少了。

但是對他來說,一切都還未結束。

他仍未找到那個人,仍舊在尋找那人身影。

他根本不知道那個人到底存不存在於大和國內,甚至連對方的消息都未曾打聽到過。不過對春而言,時間並不是問題,不論要花多久的時間,他都不打算放棄。

雖說他曾經自嘲明明是不認識的人卻如此的在意,就如同在尋找失蹤的戀人般,這般愚蠢的想法與作為不應該長久的縈繞在自己身邊。

但無論如何,他還是想知道兩人之間的關係,想和他相識。

這樣的思緒,從未停止過。

「春——桑——!!!」

從遠方傳來的叫喊聲,使陷入個人情緒中的彌生春回過神,並看清聲音的主人是誰。

「春桑,吃飯時間到了!葵桑在叫人囉!!!!!」

驅高高舉起自己的手朝春的方向揮著,充滿活力的聲音打破了原本的寧靜。

「春桑再不回來的話午飯就要被我們吃掉了喔!!!」站在驅身邊的戀也跟著高喊,兩人嬉笑的表情顯現出了稚氣的一面,呼喊過後,戀便牽著驅的手就往屋內的方向跑去。

「真是的……」無奈的搖搖頭,彌生春笑了出來,看著比自己小了幾歲的孩子每天充滿精神的生活著,心中也不由得感到羨慕。

手扶地後站起身,拍掉褲子上沾染的泥土,也緩緩的朝原本的住處走去。

在離開之前,他在櫻花樹下輕聲道:

『無論要花多久的時間,我期待著與你的相遇。』

02.

從猶如實境般的夢轉醒,彌生春緩緩睜開酸澀的眼,意識還未完全清醒,便反射性的一動,手臂突然傳來一陣酸痛感。

逐漸聚焦的雙眼往下一看,便理解剛剛的痛覺從何而來。

啊啊……始真的很喜歡把自己的手臂當成枕頭來睡覺呢。

看著正睡的香甜的人,彌生春無奈的想著,並輕輕將睦月始的頭抬起,把手抽離那已許久未移動的位置,再為睦月始喬了個舒服的地方,好讓他不會因此而感到不適。

「唔……」貌似是被身旁的晃動干擾,始皺了皺眉,微微顫動的睫毛下,能看見那半睜的惺忪睡眼。「……春?」剛清醒時說出的話略顯沙啞,始看向了身旁的人。

「抱歉,始,吵醒你了嗎?」溫和的聲線帶著一絲歉意,彌生春順了順對方因睡覺而凌亂的髮絲。

「啊啊。」向著對方懷裡蹭了下,舒服的微瞇起眼。「應該還沒天亮吧,你難道真的是老人家嗎?這麼早醒。」

人雖溫順,但嘴依舊不饒人。

「始真過分,我還很年輕啊。」

「不然呢。」

始貌似不怎麼在意的回應對方,並有著繼續睡的打算,逐漸闔起自己的眼。感受著身旁那令人安心的心跳聲。

「我作了個夢。」當意識開始模糊時,耳邊的聲音又響起。

「夢?」

輕點了下頭,環在始腰上的手微微收緊。

「什麼夢?」

當他問出口時,彌生春便頓了一下才又開口。

「跟''那個世界''有關的夢。」

「………。」

始不會不曉得他所說的''那個世界''指的是什麼。

那與他們所處的和平生活完全相反的地方,因強烈的思念而有著一絲牽連,充滿刀劍相對的紛爭,即將走向滅亡的絕望世界。

也是gravity與procella全員不久前穿越的世界。

「怎麼突然夢見那個呢……」輕嘆了口氣,深紫色的眸看向對方,眼中夾雜著無法解讀的話語。

始不願他回想起那個世界的事情,而春同樣在這之前也不想憶起,因為在那個世界裡,沒有他。

並沒有名為睦月始的人存在。

這樣的事實總是令始感到煩惱,他是相信即便自己不在,彌生春也是個能好好過著日子的人,但人是會感到寂寞的,假如有一天他也需要有個人陪伴並與他傾吐心聲來忘卻孤寂時,誰來成為「那個人」呢?

始希望自己即便是在那樣的世界中,也能陪伴在眼前這個人的身邊,即使世界最終將走向毀滅,也願在最後一刻與他同在。

每當想起那不存在的殘酷事實,始便痛恨起自己的無力。

他並不是沒有想過若有奇蹟存在,說不定在未來的道路上,那個世界的彌生春能夠與睦月始相遇,但那機率微乎其微。

『除了少數的例外,我和始在其他場合是不存在的呢。』

那是隼當初說過的話。

想到這,原本看著對方的頭低垂,紫眸略微黯淡,姣好的唇緊緊抿成一直線。

「始。」枕邊人輕喚了聲。「我相信那個世界的我是不會放棄的喔。」

毫無頭緒的話自彌生春口中吐出,但語氣中帶著肯定。

「…………?」

「始曾經說過吧,就算走了不同的道路,最後我們也一樣會到達相同的地方。現在那個世界的我,只是和你走了相異的路還未相遇而已,因此他一定還在尋找著那條路的終點,因為啊,那裡有著先早一步到達的始在等著呢。」

溫柔的嗓音如此訴說著,彷彿親身經歷過似的堅定。

彌生春並沒有告訴睦月始,這樣的想法是他因那場夢,看見那個世界的自己正不斷尋找並等待著的模樣而更加確信的。

訝異的看著對方,黃鶯色的眼眸閃爍著光輝,從中看不出任何的謊言與欺瞞,存在的只有滿滿的自信。

面對著這樣的他,始輕笑出聲。

是啊,明明是自己所說過的話,怎麼會忘記了呢,正如春所說,他們都還只是在道路上而已,縱使是微小的希望,會相遇這點,它也是有實現的可能。

「你這傢伙,說了這些話是在耍什麼帥呢。」輕輕槌向春的腹部,如此調侃著眼前的愛人。

雖說不忘虧一下對方,但此時的始,眼中那些失落惆悵的情緒也已消失無蹤,恢復成平常的樣子。

「欸——我說的可是真心話呢,才沒有耍帥喔,我親愛的國王大人~」

「春——」

「哈哈哈,開玩笑的。」為了防止對方再度將拳頭襲向自己的肚子,他握住了始的手,五指相扣。

「那麼,始放心了嗎?剛剛這麼失落的始很少見呢,這樣可不適合你喔。」緊握著對方的手,彌生春看著他。

「啊啊,沒事了,不用擔心。」感受到掌心傳來的溫度,令人安心的放鬆下來,原以為已經跑走的睡意漸漸湧上。

「想睡了嗎?距離天亮還有一段時間,我們再睡一下吧。」

輕揉著始的頭,彌生春再次擁緊了他。宛如擁緊了他的全世界。

「嗯……」任由意識漸遠,兩人再度相擁入眠,依戀著身邊那熟悉的溫暖。

這次,應該可以做個好夢了。

03.

這是他無數次踩過這塊土地上,當初還未綻開的櫻花在此時綻放出最美的姿態,桃紅的色彩襯出屬於春天的顏色,季節的更替使眼前的景色呈現出全新的面貌。

彌生春再次來到那熟悉的地方,腳下踏過青綠的嫩草,看著眼前的花逐一盛開,而又落在自己的身旁。當他正打算坐在草地上,再次感受那迎面而來的暖風時,視線被一樣東西吸引過去。

「這是……?」

他發現了一把刀,與自己的佩刀擁有相似外型的太刀,春好奇地將它拿起並打量著,漆黑的刀鞘,刀柄的部分繫著一條紫色流蘇,微微將刀拔出,能看見銀白色的刀身反射著光,利刃在眼前顯現而出,正當他想更加仔細地審視整把刀時,背後傳來了冷冽的嗓音。

「那把刀是我的,能請你還給我嗎。」

話語中雖帶有疑問詞,但卻能感覺到那是帶有命令的句子。

春帶著警戒的回過頭,當正眼看清來者的樣貌時,少見的錯愕神情表現在了臉上。

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位青年,年紀看似與自己差不多,黑色的頭髮被扎在腦後,深紫色的眼緊盯著他,當中帶著銳利的目光,青年的眉頭微蹙,緊閉的唇看到對方未打算回應自己時再次開口。

「我說,你有聽到我說的話嗎?」

被清冷的聲音喚回,春才又重新回過神。

「啊,抱……抱歉,擅自拿取了你的刀。」將刀身收起並將它遞還給眼前的主人。

「不,沒關係,是我隨意把它擺放在地上沒注意的。」

將刀收回腰間,黑髮青年欲將轉身離去,而當春意識到對方打算離開時,出聲叫住了他。

「那……那個!」慌張的將話道出口。

「請問…您是這裡的居民嗎?」

問出的問題卻毫無關聯。

黑髮青年微頓了一下,才搖頭否認。

「不是,我只是在各地遊走的人,並不生活在這。」

看見對方貌似不趕時間,春才又繼續問了下去。

「那麼,您覺得這裡怎麼樣呢?」

「這裡嗎……?是個很美的地方啊,現在正值春季,櫻花開的非常漂亮,而且現在生活在這裡的人,看起來非常快樂。」

兩人靜靜凝視著眼前的景色,許久未接續話語。

「那……您不打算試著駐留此地嗎?」才剛講出這句話,彌生春就後悔了。

他暗罵自己在說些甚麼,明明是毫無關係的人,卻問出這種問題。

春將視線放回對方身上,再次看清對方的樣子。他不得不說,這個人,與他當初在照片上看到的黑髮青年幾乎長的一模一樣,不只外貌,就連給人的感覺也十分相似,他未見過照片上的人,對於眼前的人也是初識,卻不自禁的將兩個人重疊在一起。

心中莫名的悸動,使他開始感到緊張,並等待著對方的回覆。

「在這裡嗎……」

青年並沒有拒絕他,反倒只是低聲自問,春看見對方低頭思考了下,良久才抬起了頭,面帶著一絲笑容。

「也許……不錯呢,在這裡過段日子的話。」

「真……真的嗎?」語氣中帶著欣喜。

「啊啊,反正現在也沒有地方可去,也不成問題。」

黑髮青年走向春,而春在看見對方走過來時,揚起了一抹笑靨並伸出手。

「那麼,稍微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做彌生春,是在這裡生長的居民。」

青年同樣勾起嘴角,握上那隻帶有不同熱度的手。

「我叫睦月始,請多指教,春。」

「嗯,我才是呢,請多指教,始。」

櫻花吹拂,飄落在兩人周遭,猶如在見證著屬於他們的邂逅。

會相遇的兩人,不論多久,都將在未來的道路上相遇。

『就算走了不同的道路,最後我們也一樣會到達相同的地方。』

這句話,也許指的就是現在這個當下吧。

當兩人並肩走回原本所居住的小屋時,彌生春微笑著在心中暗想:

也許,他找到了他一直在尋找的那個人。

一位名為「睦月始」的人。

然而,此時的他並沒有注意到身邊的人,正看著他。

那人低聲呢喃道:

「真的,和夢裡的一樣相似呢,春。」

 

END

第一次嘗試寫這種文有點新鮮,我寫文大概是2年前的事情了感覺好生疏……(爆)
其實這個劇情我想蠻久了只是都沒有動筆哈哈哈哈哈決定寫的時候也拖了很久orz我本來想說暑假前寫完就好(?)
感謝幫我看稿的兩位大大,真的非常謝謝你們><
歡迎搭訕或私下交流!!!!我不會咬人的!!!
有什麼建議的話也盡情提出來我會改的///
謝謝看完整篇文的天使們QWQ我廢話很多我知道……
其實本來還有再考慮寫一段武士始的故事但我發現這樣可能沒完沒了所以就停在這裡了www